阅读:8481回复:1

[小说]太阳无奈 (短篇小说)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2-06-05 22:03扫一扫,手机看帖
提示:扬兴外出打工,在火车站买票遇到困难,迎面来了一位时髦女子,结果呢……
 一到省城的长途汽车客运站下车,暴风雨扑扑打打落的响,他抱怨这场雨落得太不地道,便拿旅行包掩头,奔向不远的火车站售票厅。
售票窗口购票的人们,拥趸似的混乱不堪,一个瘦长个子在窗口买票时,却挨了旁边一个矮汉跳起来的一拳头,骂他不长眼,踩疼他脚。瘦长个子从窗口把车票买到手里,他迅速扭身,扬起巴掌扑矮汉右脸。矮汉顿时用手捂脸,嚷道:瘦长个子毁他容,血水从他指缝渗出,人们仍抢窗口购票。
杨兴愣在门口止步。-位高挑时髦子肩上挎个包朝发懵的杨兴走,踮了踮她脚上的红皮鞋尖子,很大方的轻声问杨兴住不住钟点宿?
杨兴望了她一眼就摇头。但他没用鄙薄的目光对她。
女子笑说:“买票发生的那点破事,每刻每时都有。”
她的看法:抢着买票,虽不文明,比逃票的强许多。打架的弄到派出所,受治安处罚。
从挎包掏个别致的金属烟盒,拿一支烟衔在她涂了唇膏的嘴角,手指拨开打火机,机头冒出散乱飘浮地红色火苗,点燃她嘴角上的香烟,深吸的一口烟,从她撮起的圆嘴唇慢悠悠地吐出个像避孕套唇口般大小的烟圈,四处扩散,渐变薄雾萦绕。她还客气的把烟盒推给杨兴,示意他也来上一支,还说那瘦长个子赔了矮汉50块钱私了。
杨兴避开烟雾,仍向她摇头。
她晃动烟盒,吞吞吐吐为那矮汉抱不平:过去他有工作的,下岗失业到现在还没找到饭碗,三十多岁,家里婆娘和崽娃等他赚钱吃饭和读书。他入“拥挤行”赚钱是前天托人担保才干这种事——向旅客纠缠讨钱——不偷不抢。她像会计算账,指出矮汉昨天不走财运,揶揄他带来的是什么潮湿空气,回去也是什么露水空气。她脸庞映出凄楚笑容,描述矮汉的悲哀,“今天虽赚三天饭钱,却点子低,挨打流血,刨开买药敷伤口的钱,剩下的,最多管他家里今天的生活开销,很可能,他晚上又来。”
她把放进挎包的烟盒一拍,低声说矮汉的剩钱,仅够买盒苦嘴巴的廉价香烟;她挑起眼角问杨兴想买哪方向的火车票,能帮忙的。
杨兴这才晓得社会上悄然兴起新生的“拥挤行”;难怪那矮汉故意往扎堆里讨生活。倒有些同情他了。不过杨兴怀疑她莫非也是矮汉一伙的?便不动声色攥紧旅行包防范未然。但杨兴对她说的买票与逃票的区别还是给予肯定;转念一想,这破事和他杨兴什么相干?
门口涌进来一拨挑担背包袱的人流,把杨兴逼到墙柱边脚,没碰到后脑勺。
女子就不一样。她轻易避开像山丘似的包袱和长枪短炮似的挑担,随手把掐熄的烟头扔向外面。她像熟人的口气对杨兴笑说:“中国最大特色是超级人多,喂,你喜爱运动打球吗?人逼人的抢球,比这厉害……你很少出门吧?”她想证实杨兴是不是一个初出门的愣头青,耸了耸瘦瘦肩膀,伸手整理她连衣裙领口左边一粒由绒布做的蝴蝶扣。
买票,已成为杨兴的心病。或许她真能帮上忙的?杨兴抱着侥幸的愿望,开始留意这位时髦打扮的窈窕女子。
世上的人和事非常奇芭:不考虑事的时候是不屑一顾的,但如果利己事哪怕微不道哉的尘埃,也会发生顺势而为的迅即转变。
杨兴,已不介意她的钟点宿、见人熟、吸烟陋习了。反倒认为市场资本经济互为利用是刻板上抹煞不掉的公平。他印象她的目光温柔里的诚恳,客观上算是过得去的女性。但属于怎样真正意义上“过得去的女性”,他汗颜,找不出说服理由。由是,杨兴毫无疑问的转变一种双方能理解及接收的姿态,他微笑面对她;他保持听她说,自己少说的想法。
女子旁边走来一位涂脂抹粉的女人。她穿的黑色高跟皮鞋把水磨石地板踢响一路,散发各种香涩莫辨的味道。她俩低语几句后,那女人抬眼朝杨兴瞅一下,走了。
在家里,杨兴不止一次设想出门的许多难度,也做了思想准备,就没预料在省城买张火车票,居然像逾越高山险阻般的无计可施。他突兀焦急,便衍生他的懊恼,他心在躁动,可仍避免不了他朝仿大理石的墙壁狠狠地喷了一口怨气。
凭心而论,报怨原因,往往是当事者表达一种磨灭不掉的经历:杨兴发泄积怨;皆因他厂里那个还是本地街坊曾经戴过右派帽子的朱基西厂长。他刚当上领导就让工人下岗,厂门口还张贴市法院公告。
杨兴是顶亡父的班进工厂几年。斗争右派事,发生五十年代,他还没出生。杨兴的父亲杨卡勇过去在这家内燃机厂里搞技术。因为他对生产力提出强烈的改进意见,厂保卫科根据他引述西方蒸汽机工业理论是邪说,未经上面批准,安他一顶内定一年受监督改造的坏分子帽子。定性他爸的好坏,根据风气的需要正反都沾。
朱杨两家是一条绳上挨着的“坏、右”两只蚱蚂。又都平反。况且杨兴是晚辈,朱厂长关照的对象。但人算不如天算,杨兴仍旧下岗。
可是母亲提前退休,不语、流泪。儿子的孝顺方式,悄悄望天叹气。所以,才有杨兴到外面谋生、昨天凌晨决定的刚强行动:一觉醒来,上午十点钟了,他穿件背心,敞头露肩跑到汽车站购客运票,路上,他感觉太阳没像从前落火般的灼刺皮肤……
仿大理石的墙柱晃出浅白阳光,街风吹来快餐盒饭子的墨绿连衣被风扫皱又掀起,露出她腿上的弹力肉色长袜,她迅即弯腰捂住裙角,阳光敷贴她脸蛋,像涂层釉的漂亮,她的乳峰性感得迷人。
“帮你忙?”女子说她叫莎莎,本地人,其它的保密;她说,“过度陷入你的黑洞,哪有光?”
“帮我?为什么?”杨兴终于顺她的话问。
“需要理由?瞧你,还不是风口浪尖的份上,你就胆怯,像颗没剥壳的青豆。”她一针见血地指出杨兴的毛病。
“被你猎到哦。”杨兴答非所问。
“傻冒,犬类比喻,说吧,去哪发展……广州? 过去闯关外,如今下沿海一一”莎莎直率,没任何语言修饰的借故挑逗并讥讽杨兴。
杨兴也觉得刚才那句话是没过大脑的一说,懊恼活该被她逮了两句讥讽;他想挽回面子,说:“算你机灵。”
莎莎见好就收。有他去广州的硬座火车票,窗口价,10元辛苦费免了;稍一停顿,她反客为主问杨兴:成交不?
杨兴已经区别她属于比较文明的“黄牛”——联想之前那位女人跟她一块的情景。他认为她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也是他希望莎莎“狐狸”能帮他忙买张票的真实想法。
莎莎果然轻松的从大腿袜套抽出一块纸包的小方块的东西,颇有小得意的神情指着东西说:“这票先由我替旅客温暖‘硬座’,6车厢5号位,从北京开往广州,22点过路车。硬货噢。”
还没等杨兴弄明白,莎莎的指缝就夹一张崭新的火车票。
杨兴承认当下沒有免费午餐的经济格式;一张火车票的魅力,就像一股无形的强力磁场,他迅速接过莎莎的票。票面仍残留莎莎的体温,咧嘴笑说:“谢谢——”
杨兴把车票举向天空反复看。-位穿铁路制服的中年男人走过来,杨兴凑到他面前,请教他看看今晚车次会不会误点?
莎莎偷笑一旁,心说杨兴也不老实,鬼得很。
那人把票捏捏,检查票的正反两面,票温握掌心笑说:羡慕你幸福,下广州还有恋人陪着送行。说完。仨人心照不宣蕴涵各自的理由微笑。那人又叮嘱杨兴去外地安全第一,一路平安。火车票递回杨兴。
他礼貌的走向杂乱无序的售票窗口,顿时,周围安静些了;购票队伍渐已成行。
杨兴把早预备好的20元大钞拍向莎莎手里,食指挠了她红润掌心,慷慨说:“莎莎,剩余钱不要退我,谢意的。”说着,杨兴却感到一阵内疚与不安,是否沾染怀疑一切的垃圾思维?死要面子的灵魂却遭受此间的煎熬。
天色渐黑。莎莎向杨兴提议共进晚餐,明确AA制的,已经动了对杨兴的恻隐之心,比拟她的亲人处在外地无助一种孤苦感受。杨兴也饿了,他渐进式融入莎莎温暖的氛围,顺理成章的同意。
附近一家比较安静、相对卫生的小餐馆,被他们选择。莎莎毫不介意的比如:“同异性人共进这顿晚餐,你会猜到什么?”她柔美的臂膀,扭动的臀部影子打在墙壁,她选窗户下面的小餐桌坐下,她的纤细手指指向洁白餐布又说:“喂,净白地方涂上腊笔颜色或写几个字,作永恒记忆?”
杨兴倒是客随主便坐在莎莎对面,不时搓动手指的调节动作。莎莎根本没注意杨兴的这种细节。她向走来的一位穿白制服的服务生点了一份泥鳅窜豆腐和三两米饭,并交代用花瓷碗盛装米饭。服务生点了头,她让服务生示意杨兴想要些什么。
杨兴茫然。服务生耐心重复一遍他“女朋友”莎莎点的菜和主食;他隔层口罩纱布,建议杨兴来份素菜或再添碗营养小汤?主食是面点还是米饭?多少量?他的话有些瓮。破此间尴尬局的,还是莎莎。她俨然以杨兴的“女朋友”身份,征求似的口气对杨兴说出西红柿蛋汤和一盘肉丝四季豆?并鼓励他来罐国外的篮带啤酒,她平和的目光扫视杨兴和旁站的服务生。
然而,服务生专注杨兴的点头和他口中米饭四两的回答后,便快速写下饭菜单,留在餐桌,忙他另外的工作了。
外面天空,出现无数蒙尘的星星。杨兴和莎莎无声的边饮边吃,仿佛享受二人世界的那款温馨。他们脸面绯红,不时相视而笑,珍惜时间——火车站方向传递七下钟声。再过三小时,他们将天涯各自一方。
浪漫共餐,一小时很快过去。杨兴说:酒醉饭饱,你呢?莎莎,散步——莎莎说:嗯,去车站旁的公园?那里有小池塘。杨兴惊诧地说:哦?不错的主意!杨兴跟着莎莎走捷径路,很快就到前面有个小池塘,后面长几排茂盛竹林的地方。莎莎坐在离小池塘不远的土坡,“你还没自报家门呃!小气鬼?”她说。随手捡起一颗石子,扔向缓流水光的池塘,水光隆起无法辨识的沉浮叶子。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莎莎问杨兴,她仰扭了脖子。
“嗯,……无意出现,比如、比如……”杨兴若有所思。
“比如你我?”莎莎简直大方得绝了,一时兴起,她扬手想拍杨兴的肩膀,但缩回手了,她掩饰无语的冒失,聪明的说:“还是不扯远了,你还没回答我你的名字呃?”
“既然你提了问题,莎莎,我还是坦率回答,至于……回答的好和歹就从另一面去理解;人……起初向往都是充满幸福生活的理想,但人的意志力恰恰经不起现实生活像应声虫的多变性;不是有句复古老话‘人为财死’吗?其中的悲惨命运谁来同情、帮助;‘一见钟情’也类似我面对生活事的纯粹美好,但,不敢苟同。因为,经济基础的缘故;现在……金钱欲望,已渗透一部分人的骨髓,他们连起码宣誓过的信仰‘主义’像浅搁沙滩样的,渺茫的‘一见钟情’还信?再说,我家如果条件好,会丢掉颜面当社会上的流浪者?让我非常同情那位你嘴里‘拥挤行’的矮汉遭遇,不怕你见怪,我杨兴,会和你相识?我是小城人,二十三岁,四年工龄,换来一纸糟糕透顶的下岗通知书,赌气这种用人……制、度出来的……没有阶级互帮的皇历……”杨兴近似哀怨的小声说道,折断他脚边一截枯枝,抛向灰暗夜幕,坡上几簇青竹拍响一阵风来,枝梢落下原地。
“不需要你这种戾气兼诚实的介绍,你不相信光明?没看出我对你有一种说不透的良好印象……我没夸张。共进晚餐……我是想扫除你心中过去事所带给你灵魂那股抱怨。请你注意,我不是你想象社会上人见人熟的交际花;也不是被人可怜兼鄙视的炒票‘黄牛’;为什么要暂时做,就问你为什么出来同样的道理,……我是幸福的;庆幸你也是幸福的,因为,我们都在改变思想,都在换新鲜血液;那些老人有梦想吗?你勇敢出来,证明就是践行你梦想的第一步……
时间不等人,你快要进站上车了……我可以毫无保守的说‘一见钟情’正在我身体内发酵。你呢?杨兴,初识的朋友。
白天,你为买张车票的落魄情形和你刚才的表达,我怀疑你正在毁灭男人的自立自强,你懦弱,我好生怜悯,你像逮着的小偷,向警察报告有没有前科的表白。谁愿下作呢?
杨兴脸上涨得通红的辩解:“再一次谢谢你的帮忙。我不能讲违心飘浮的大话壮语,尽管我被你的真诚有所打动……”
莎莎不容置疑地剪掉杨兴的话尾说:“这样,咱俩做次小朋友的愉快游戏,憧憬未来。”
果然,莎莎端正坐姿,告诉杨兴怎么念,怎么做——
“抬起头来看天上吧;
看到了什么快说呀;
地上遇到些什么呢?
是不是一只金凤凰……”
草地上出现杨兴莎莎摇动的影子……
杨兴仿佛完全告别懊恼的日历,兴奋得不知不觉地淌了泪水,象得到新的充盈。
“记住,天下就是博爱永恒的‘童话世界’一一”莎莎无比动情,仰望升起的月亮,温婉说道:“杨兴,我的太阳,你的无奈,用你的脚踢出一条新路朝前走,记住,如果累了渴了倦怠了……补充你光和热能源的,必然是故乡的月亮。”
钟楼敲响钟声。杨兴同莎莎把行里包和挎包挽在肩上朝火车站走去,忽然,杨兴主动问:
“莎莎,如果我同你联络呢……”
“你包里,我悄悄放了一张小纸条。”
“是吗?”
“趁你上洗手间放的。”
“真‘狡猾。’”
晚风,把他俩的话交织一起,扩散他们初识无悔的美丽。









回复 扫一扫,手机看帖
xcd001
论坛网神
论坛网神
1楼#
发布于:2022-06-07 16:37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