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网
超级管理员
超级管理员
阅读:20838回复:6

[诗词歌赋]│文化常德│ 刘 明四言(五首)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12-18 18:19扫一扫,手机看帖
│文化常德│ 刘 明四言(五首)




朗州司马刘禹锡
(刘 明 常德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
大唐朗州,
山峻水远。
永贞变故,
禹锡受贬。
降为司马,
孤愤无援。
携家带口,
跋涉辗转。
家本荥上,
洛阳籍贯。
水土不服,
暑苦寒难。
初来乍到,
宿无居间。
城东茅舍,
一窝十年。
蛮多窳气,
瘥瘵病患。
孤闷幽栖,
丧妻失伴。
逆境坎坷,
风骨犹坚。
百折不挠,
信念如磐。
寄情风物,
探胜访贤。
临诸观渔,
攀峰登山。
看“龙”竞渡,
听舟唱晚。
“白马”采菱,
枉山祭潭。
读书交友,
忧烦自遣。
吟柳咏桃,
情寄自然。
二百余首,
诗文丰产。
“竹枝”新创,
清朗谐婉。
神州注目,
享誉文坛。
斗转星移,
一晃千年。
司马名号,
化为名片。
采菱踏歌,
风俗依然。
溯往抚今,
思绪漫漫。
四言以寄,
聊表怀念。
(2019年12月15日)

“德祖”善卷
德山之阳,
沅水之阴。
上古高士,
时届尧舜。
坚辞帝杖,
以德著称。
名唤善卷,
“德祖”众尊。
归隐枉山,
重义轻名。
崇尚勤劳,
独善其身。
春耕秋敛,
日作夜寝。
就利避害,
顺时应更。
直言善谏,
警策帝舜。
音律精通,
满腹经纶。
德播天下,
教化百姓。
善德源头,
有据可凭。
日升月落,
时代演进。
善卷观者,
常德一景。
塑像高耸,
门楼接云。
善卷之殿,
巍峨雄俊。
香火缭绕,
拜者虔诚。
德山有德,
天下驰名。
(2019年12月16日)

沅陵凤凰山
  拜谒“凤凰”,
夙愿积年。
今朝成行,
兴致盎然。
群山透迤,
江水漾涟。
太阳欲出,
云遮雾拦。
“凤凰山”者,
森林公园。
三 A 景区,
国字牌匾。
山势奇异,
沅江擦边。
海拔二百,
古木参天。
寺名“凤凰”,
万历筑建。
“观音””送子”,
香火延绵。
“香炉”峰顶,
“凤鸣塔”巅。
七级八方,
雄伟壮观。
少帅幽禁,
题诗墙垣。
山名脆响,
观者流连。
斯人已逝,
旧地焕颜。
凤凰鸣叫,
中华梦圆。
(2019年12月17日)

桃源沅江国家湿地公园
千里沅江,
浩浩汤汤。
桃源水润,
别样风光。
湿地公园,
铭牌锃亮。
驱车入内,
游摄观赏。
坝头步行,
西向而上。
冬季水落,
陆地宽敞。
一万余亩,
生态多样。
乔木居高,
楠枝挽樟。
枫杨聚会,
水杉成行。
野菊任性,
“狗尾”金黄。
荻芦摇曳,
藤蔓刮裳。
沼泽水浅,
虾螺草藏。
“秋沙”偶见,
又遇鸳鸯。
鵟斑胆小,
雀鹰尾长。
越冬无忧,
家园漂亮。
徙难不再,
时哼时唱。
临水思古,
屈原《涉江》。
善卷溯流,
夜宿辰阳。
日新月异,
仙境新妆。
万物谐和,
福祉绵长。
(2019年12月17日)

常德“盐关”
盐关在哪?
诗墙东端。
矶头为邻,
隔江观山。
千里沅水,
江海通联。
古往今来,
商贸频繁。
明朝关隘,
盐税归完。
淮货远销,
来此中转。
“下关”原名,
称谓演变。
“盐关”副实,
地标赫然。
公屋临江,
倚堤而建。
四合院式,
灰瓦青砖。
“大鳅鱼头”,
乌油漆舷。
桨橹起落,
浪花飞溅。
一九四三,
日寇侵犯。
百余民工,
血染堤垣。
今日港口,
气象灿烂。
“一带一路”,
前程无限。
抚今追往,
气聚劲攒。
洞庭在望,
我心飞旋。
(2019年12月18日)
刘 明“四言”文学评论——
传承文化遗产 追求美好生活
——读刘明先生“四言”有感
甘志敏
  我知道刘明先生写“四言”还是两个月前的事,近来品读,身感敬佩,感受很深。闲暇之余,撰写此文,聊表心意。    刘明“四言”是对民族文化遗产的一种传承。古代“四言”作为一种文化,源于西周,盛于春秋战国,魏晋之后虽有曹操父子、陶渊明等人的佳作,但面对时代大潮的冲击,也只得暗然退出诗坛舞台,辅作祭祀之用罢了。近两年,刘明先生潜心钻研,倾情创作,写出“四言”上千首,字数十万,仿佛一石击水,打破微澜。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对民族文化的一种传承,也是对民族文化遗产的一种抢救。时代呼唤“四言”,中华民族生生不息。正是因为有刘明这些仁人志士的不懈努力,才能使一些民族文化遗产薪火相传。    刘明“四言”是对“四言”古风的一种延伸。古代四言诗的风格大致分为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两种,《诗经》重朴实,如“关关雎鸠,在河之中”;曹操重豪放,如“东临碣石,以观沧海”。刘明“四言”兼而有之,往往是在朴实中显豪放,在豪放中露朴实。如《乌镇东栅》《山陕甘会馆》等诗很朴实,《开封铁塔》《太阳山》等诗很豪放。凡此种种,无论是哪种风格的作品,都来自于刘明先生敏锐的观察,生活的积累,更来自于对现代技术手段的运用。刘明“四言”的看图写诗,信手拈来,诗数占半,比起范公仲淹写的《岳阳楼记》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乃一大特色。    刘明“四言”是对多种艺术手法的一种探索。古代四言诗的艺术表现手法,集中表现在《诗经》之中,所谓“风雅颂”“赋比兴”,前者表内容,后者显手法。而《诗经》的艺术表现手法在刘明“四风”中比比皆是。“赋”——平铺直叙,叙物以言情。如《炭河古城》《红烨红》等。“比”——比喻比方,索物以托情。如《草原晚霞》《红烨喜鹊窝》等。“兴”——见物兴词,触物以起情。如《花溪之水》《“大宋”肯德基》等。    刘明“四言”是对幸福美好生活的一种追求。大凡退休之人,一求平安、二求悠闲、三求健康,刘明先生的追求不在于此。退休之后,他并没有躺在《大题小作》和“德字百图”的光环之中,也没有放下手中之笔,潜心力作,用“四言”抒发情感,歌颂祖国大好河山,讲好中国故事,这不仅贯彻了习 近 平总书记反复强调的指示精神,也体现他较高的艺术情操。在他心中,对艺术的追求,对文化的传承,对书法的爱好,就是晚年最幸福美好的生活。    “不积珪步,无以至千里”。在我看来,刘明“四言”还在积步,还在爬坡。人生可贵之处,贵在起步,贵在不停步。愿刘明先生不断拼搏,勇攀“四言”高峰。
写于2019年12月18日
回复 扫一扫,手机看帖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