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网
超级管理员
超级管理员
阅读:20012回复:4

[诗词歌赋]│文化常德│ 刘 明四言(四首)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12-18 17:53扫一扫,手机看帖
│文化常德│ 刘  明四言(四首)




红烨喜鹊窝
(刘  明 常德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
冬日红烨,
访客盈门。
人流如织,
边观边行。
立于丘冈,
远摄全景。
鹊窝入眼,
画面新颖。
照片拍妥,
继而相询。
庄主告曰,
滔滔不停。
枫红如染,
喜鹊迁进。
择高筑巢,
窝搭三层。
二楼卧室,
底厢客厅。
顶间储食,
孵卵兼行。
雄衔主梁,
雌叼壁荊。
日作夜息,
百日方竣。
树下细观,
构巧饰精。
风雨无惧,
冰雪不惊。
夏凉冬暖,
堪比“五星”。
风水吉利,
繁衍兴盛。
“喳喳”迎客,
格外动听。
(2O19年12月12日)
 
《追逐》获奖
(刘明  常德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
十一临近,
举国欢庆。
莺歌燕舞,
天朗地馨。
颁奖大会,
如期举行。
白马湖畔,
欢声入云。
《追逐》获奖,
榜列头名。
人气火旺,
赏赞不停。
一路领先,
票数超群。
此前半月,
作者“入静”。
书房作画,
聚精会神。
取材孙子,
抒发感情。
公园玩耍,
环境清新。
阳光明媚,
松鼠逗人。
画面溢趣,
寓意深深。
奋力追逐,
大好前程。
网络展示,
即获好评。
独占头鳌,
脸堆红云。
孙子恭贺,
浑身来劲。
又入画室,
新作启程。
(2O19年9月28日)
 
二姐赶牛
(刘明 常德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
二姐赶牛,
演唱特逗。
石门腔调,
原生民俗。
罗坪观看,
兴高趣足。
玉姣说唱,
高腔顺溜。
淑媛表演,
神气十足。
故事精彩,
蛮有嚼头。
二姐勤劳,
种植黄豆。
长势旺盛,
即将丰收。
叶比掌大,
绿色泛油。
豆儿筷长,
可摘一篓。
隔壁人家,
养殖小牛。
看管疏忽,
吃光未留。
二姐见状,
竭力嘶吼。
呼天呛地,
声溢壑沟。
三年种植,
皆只剩蔸。
茄子黄瓜,
牛儿啃走。
事发之后,
屡屡告诉。
今年又犯,
此回难休。
世有公道,
赔我黄豆。
如果抵赖,
捉鸡牵牛。
房子车子,
一概抵数。
气愤至极,
捶胸顿足。
口吐连珠,
恰似爆豆。
泼辣撒气,
岂有对手?
形象可爱,
惹笑疼肚。
四言推荐,
星光竞秀。
二姐戴冠,
九洲赶牛。
(2O19年8月25日)
粉黛养眼
(刘明 常德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
霜降时节,
伴友踏秋。
澧水河畔,
风光尽收。
平原粉黛,
谁人作绣?
接踵摩肩,
携手踮足。
景区新辟,
紧挨城头。
规模宏阔,
前所未有。
譬若油画,
漫无尽头。
置身其中,
灵魂悠悠。
姐妹嘻戏,
忘情互逗。
p0Se摆好,
创意不休。
远摄近拍,
巧笑似羞。
身段婀娜,
韵味成熟。
岁月不居,
活力依旧。
四言点赞,
美不胜收。
(2O19年10月26日)
 
 
  刘 明四言文学评论——
  被时代唤醒的诗歌形式
           ——读刘明先生四言诗有感
   郭道义
   所谓四言诗,顾名思义,就是指用四个字组成诗句写成的诗,或者说是用以四个字组成的诗句为主体写成的诗。它是一种古老的诗歌形式,盛行于西周、春秋时期,称之为四言古风或四言古诗。我国最早的诗歌集《诗经》也以此为基础。    四言诗之所以在很长的时间里广泛流传,很大程度上在于其简练朴拙,节奏明快,具有广泛的民间基础。一首“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诗经.秦风.蒹葭》,唱了几千年,越唱越经典。即便是春秋之后,仍有不少人继续写作,《三国》时曹操的《龟虽寿》堪称典范:“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作者通过形象化的手法,将说理、明志和抒情完美地结合起来,从而,深刻地阐明了自己晚年的人生观。全诗从人生哲理的感叹开始,继而到壮怀激烈的高唱,复又回到哲理的思辨,跌宕起伏,肌理缜密,是为千古绝唱。此后,终因其诗结构单一与内容受限,而被近体诗、格律诗催眠。    至唐代诗人杜甫后,抢占了中国诗词制高点的格律诗,越来越严谨,越做越精细,而与民众的距离,也似乎越来越遥远。时至今日,经济和文化高度发展,人们期望有更加丰富的诗歌形式,满足其诗歌文化之需求。酷爱诗歌艺术,且多有建树的刘明先生,进行了有意的探索。他独辟蹊径,用极大的热情唤醒了沉睡已久的四言诗体形式,并赋予其时代的精神和活力,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创作和发表了一千多首四言诗,深受读者青睐。    我不懂诗,对诗的反应也甚为迟钝。我第一次读到刘明先生的四言诗,是在2018年9月4日。那时,我从北极探险旅游回来,发了一组“行走北极荒漠”的照片,他见到后,有所感悟,便创作了一首四言诗赠我。全诗长达46行,我在反复吟诵后,觉得既轻松而又记忆深刻,所以非常兴奋。诗曰:北极荒漠,人跡稀罕。绝酷风光,独厚得天。几回梦游,愈念愈馋。应友邀约,实地体验。名曰旅游,实则探险。抖擞精神,涉水跋山。旋入极地,心入嗓眼。气候恶劣,远超想见。荒凉满目,悬崖绵延。乘艇登岛,浪抛涛掀。饿熊伏伺,大口如盘。砾石遍布,染黄染蓝。绿色生命,存活艰难。却有罂粟,形态傲然。极地之柳,历久弥坚。偶遇苔藓,踮脚绕边。勿伤勿害,人做天看。石莫乱扔,照样归原。若加肆虐,极地必残。地球哭泣,无力回天。祸及人类,惩厉罚严。既已警醒,言行相衔。保护极地,切勿迟延!    这种诗体形式并不多见,虽然偶尔也会在一些诗赋中碰到,但多半是厚古薄今,词句生僻,而刘明先生的作品即重传承,更有创新,古今相融,特色鲜明:一者,其整章没有奢华,不加雕琢,大多是在茶前饭后,闲庭信步之时,随口说来,随意写来,极似民间艺人锻造的青铜器,简约、粗犷而厚重;二者,其文字语言植根于民众,鲜活而生动,四言一句,一句一顿,单纯有如儿歌,音色犹如天籁;三者,其内容极具纪实性、故事性和趣味性,文若流水,言之有物,侃侃而谈,首尾相顾。我算是爱上了刘明先生的四言诗。至此之后,我们多有交流,每当我有摄影作品发布,他便赋诗相赠,诸多佳作,让我受益甚多。    2018年10月10日,我赶在重阳节前,发的一组百岁老人的照片,大约在1小时后,便收到了刘明先生《咏百岁老人》四言诗:在诗中,刘明先生评介了老年人“长寿不易,却也平常”的9种养生方法:“积德行善,首件头桩;心态平和,戒躁勿攘;知足常乐,笑口大张;孝悌友爱,尊祖敬上;诸恶不作,耕读续昌;四肢勤劳,身强体壮;食蔬咽粗,烟酒少量;睡眠当药,精神健旺;老而自理,多劳少躺”。老人们读了后如获至宝,口口相传,更有甚者,每日吟诵,奉为长寿秘诀。    对于刘明先生的四言诗,在广泛的赞扬声中,也有诗界朋友认为,太过“直白”。不过,我以为,“直白”正是四言诗的传统美德和时代精神,或正因为如此,它才让我们的诗和诗人,轻而易举的走进民众心里。    我期盼刘明先生写出更多更好的四言诗,让更多的人从中获得精神慰藉与享受。
回复 扫一扫,手机看帖
游客